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屋檐下读书 >> 寒门状元 >> 第2458章 山火

唐寅想了半天,终于拿出个放火驱逐叛军出山的建议,受到沈溪肯定。

刚开始唐寅还以为沈溪是在敷衍他,但第二天一早就知道情况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

叛军主力所在位置,最开始只有唐寅跟沈溪二人知晓,临开拔前终于传达到军中高层将领耳中,随即才在中下层将士中流传。

沈溪没有把所有人马都带出邓州,留下胡琏率本部一万兵马驻防,沈溪带着他的两万亲率人马,顺着官道往西南方的光化城走。

即将跟叛军主力交战的消息传出,将士们兴奋异常,对他们来说又是一桩大功劳即将到手,虽然不太清楚叛军到底有多少人,但只要有沈溪领军,他们就有必胜的信心和勇气。

中午驻扎时,兵马距离叛军盘踞地已不到三十里。从营地往西边望去,一片山峦由低向高延伸,林子很密,云遮雾绕,什么都看不清楚。

唐寅有些忧虑,去中军帐找沈溪时,却发现沈溪正召集王陵之、胡嵩跃和宋书等将领开小会。

“大人,这么仓促便打这场仗,贼人是否会有所防备?就凭一把火,叛军真会慌不择路,一头撞进咱们的包围圈?”

宋书觉得沈溪这么做有些太过想当然,至于王陵之和胡嵩跃等人则对沈溪完全信从,一点质疑的意思都没有。

沈溪正好看到唐寅掀开帐帘走进来,不由笑道:“此计乃军师一手策划,你们有什么问题,不妨问问他。”

唐寅差点一个踉跄,以为沈溪是想把责任推给他,暗忖如果战事出现问题,自己恐怕要背黑锅。

不过转念一想,沈溪就算想把责任推给他也是徒劳,谁都知道这路人马是沈溪亲自指挥调度,出了问题自然是统帅担责,他罪过再大也不可能有沈溪那么大,而且这一战如果出了状况,名声受损最多的人也只能是素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沈溪。

几名将领都看向唐寅,目光中不是质疑,而是推崇。

唐寅明白,这些人之所以崇拜自己,不是因为这次的计划有多完美,而是沈溪对他完全信任。

能得到沈溪肯定,在普通将士心目中那一定是天底下最有本事之人。

沈溪冲着他眨眨眼,随后摆摆手:“军师,过来说说你的安排吧!”

唐寅很为难,他看懂沈溪的意思,大概是跟他说,你回去想了一晚上,该把具体战略想明白了,怎么也能把这群不知兵的将领给敷衍过去吧?

唐寅很无奈,走到沙盘前,把昨日沈溪告诉他的作战构想大致讲解一遍,最后强调:“敌军兵力数倍于我,又占据地利,在没法做到对叛军包围的情况下,放火是为了让叛军感到恐慌,特别是黑漆漆的夜里,铺天盖地的大火以及浓烟席卷而来,叛军只能选择逃避,加之我军在南北两翼实施佯攻,叛军向东面开阔地带逃跑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正面战场很重要,人在逃生欲望驱使下,会爆发出极其可怕的力量,这个时候就需要诸位用绝对的实力碾压对手,让叛军清醒下来,向我军投降!”

说到这里,唐寅不由大量沈溪,想知道沈溪对他这番话作何评价。

沈溪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无意评价唐寅的策略是否得当,而几名将领则很振奋,连之前对此有所怀疑的宋书也放下所有警惕。

宋书道:“唐先生果然不一般,这计划非常完美,叛军的结局几乎注定……如此说来,未来几天我们就能把仗打完,中原地区剩下的几个贼寇完全可以交给陆侍郎和马侍郎他们,咱可以启程去江南了。”

胡嵩跃完全没有跟宋书争执的意思,乐呵呵道:“有道理,成败在此一举。”

宋书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老胡你还学会咬文嚼字了……胜败在此一举,这话倒是说得没错。”

唐寅在旁看了非常别扭,“这群兵油子为了功劳,可以放下所有身段,相互谄媚……沈之厚驾驭这群**,是不是太过容易了?”

沈溪道:“军师的话你们听到了?放火的目的,不是要把叛军烧死,只是制造混乱,把他们从藏身的山林驱赶出来……不过相信叛军头领已经知晓我军从邓州城出来了,会有所防备,所以今天暂时就在这里驻扎,接下来不要轻易往叛军盘踞的区域靠近,天黑前尽量避免跟他们交锋。”

“是,大人。”

胡嵩跃等人神情振奋,眼看胜利有了指望,现在沈溪说什么便是什么。

沈溪又看着王陵之:“夜里那场火非常关键,小王将军,这个重任只能交给你了。从此地往西边的山区,皆在叛军严密监视下,所以只能绕道前往,散会后你需即刻领兵出发,届时有专人引导你们到叛军藏身山谷的后方,那里已经备好引火之物……军师,你不妨跟小王将军一起行动,也好及时在旁指导。”

“啊?”

唐寅非常惊讶,好端端的怎么让我去跟王陵之配合?这是将我下放到一线部队,让我接受锻炼?

唐寅有种被流放的感觉。

此前所有事情都是沈溪策划和执行,现在他突然变成了全军的谋主,在自身都还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居然要指挥专司放火的部队,一时间有些无所适从。

王陵之却很兴奋,他对唐寅非常佩服,昨日提出请唐寅帮朱山打好处女战,当时沈溪一口回绝,此刻却安排上了。

“末将领命!”

王陵之容光焕发,似乎功劳唾手可得。

唐寅脸色却不好看,营帐内洋溢着的都是愉悦的气氛,只有唐寅心情低沉,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

……

军事会议结束,将领们陆续散去,唐寅灰头土脸地留在中军帐中。

等人走光,唐寅立即报天屈:“沈尚书,你是惩罚在下,还是故意为难啊?”

沈溪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这场战事不能有丝毫懈怠,伯虎兄你不会想临阵退缩吧?”

唐寅苦恼道:“我一介儒生,带着人去烧山……真的可以吗?”

沈溪道:“行不行都要试试,如你所言,叛军没有跟我们一战的能力,所以就算眼睁睁看着邓州城失陷,也不敢出来跟我们硬碰硬交战……他们躲在山里并非是想伏击我们,而是一心等我们远去,可见招安之心已非常迫切。”

唐寅瞪大眼睛,摇头道:“他们兵强马壮,怎么可能甘心接受朝廷招安?”

沈溪叹道:“伯虎兄应该知道,人都有私欲,叛军也并非铁板一块,既然有人提出接受朝廷招安,那就意味着这是他们内部的共识。只是现在朝廷暂时不允,需要有一场大胜来奠定基调,所以他们只能被迫选择拖延战术,送些功劳给官军,让朝廷有台阶下,然后招安便顺理成章!”

唐寅终于明白过来:“那就是说,今晚这场仗,不管怎么打都输不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

沈溪脸上仍旧带着轻松的笑容,“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稳赢不输的战争,现在只能说大概率叛军在遇到山火后会撤走,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被官军发现,先躲过一劫再说……叛军人心离散,据我所知,他们军中缺粮严重,这跟之前胡重器和地方官府施行坚壁清野策略有关,如今正值春荒时节,你说他们从灾区能弄来急需的粮食吗?”

唐寅这才知道沈溪所定计划,全部是建立在情报支持上,并非是听他说放火不错就答应下来。

沈溪又笑道:“这次是你亲自上战场历练的好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我不是要让你为难,因为这是你蜕变成为三军统帅必须要经历的过程。你说,若最后战事取胜,而你又是谋主的话,朝廷会对你如何拔擢重用?”

沈溪给唐寅画了一张大饼。

作为沈溪的军师,成功取得平息中原叛乱以及荡平江南倭寇的胜利,朝廷论功行赏,别说知府了,下一步至少臬台起步。

唐寅虽然觉得沈溪的话有些不靠谱,但仔细想了想,如果自己只是在沈溪身边打下手,的确没资格争取什么,但如果是他出谋献策取胜甚至胜败关键也在他身上的话,那要取得战功、获得朝廷嘉奖就是轻而易举的神情了。

谁都知道沈溪在朝中地位如何。

皇帝对沈溪绝对信任,这意味着谁能帮到沈溪,谁就是大明功臣,他唐寅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虽然唐寅对沈溪的话半信半疑,但也只能选择相信,前去王陵之军中报到。

王陵之勇猛有余智谋不足,适合给人当副手而不是主帅,这次有了唐寅,王陵之终于可以当回主帅了,不过谋划的责任全都落到唐寅身上。

……

……

军中简单吃过午饭,沈溪派来的向导也到了,很快这支由唐寅和王陵之统领的骑兵队伍便出发。

渡过刁河后,这支部队顺着官道向西南的光化城狂飙急进,看起来是为全军打前站,实际上半道便抄小路赶往党子口,日落前已经绕到汤山和三尖山后的谷地……后世这里是三江口水库库区所在,此时已经有二十多名沈溪安排的斥候等候在这里。

纵马狂奔一下午,唐寅双胯都快磨出血来了,但他始终咬牙坚持,立即和王陵之夫妇一起,骑兵变步兵,一行千人跟着向导和斥候上山,入夜前已经顺利登顶。

山顶这里已经准备好了火药、桐油、干柴等引火物,唐寅在佩服沈溪手下做事得力的同时,立即让王陵之指挥手下,顺着山脊部署火场,到戌时末已经布置好一条长约两三里的火线。

各处纷纷前来汇报火场已布置好,唐寅微微松了口气,让兵马散开,等候号令下达便放火。

唐寅不知朱山的真实身份,做事时发现朱山总是跟在自己身边,不由有些心烦意乱。

等朱山去检查准备情况时,唐寅找到王陵之,问道:“那个田山将军怎么回事?为何总跟着我?”

王陵之有些惭愧:“唐先生别见怪,田山她……敬重唐先生的本事,这里黑漆漆的她担心你出意外,所以近距离保护。”

唐寅听到后不由皱眉,不过对方是一片好意,他也不能怪罪,只得道:“我身体还算不错,不需要人保护。”

就在这时,朱山回来,兴冲冲地对唐寅道:“火场已部好,人员全部到位,唐先生,咱是不是可以放火了?”

唐寅摇头:“还得等等……如今南北两翼的疑兵似乎还没到位,东面的埋伏圈也在成形中,我们要等信号送达才能行动。”

“是,是。”

朱山显得很兴奋,看着唐寅两眼放光,就像见到偶像一样。

王陵之毫不见怪,他知道朱山是什么性格,爱屋及乌,对能做沈溪军师的人完全就是一种盲从的状态。

本身王陵之跟朱山的相处方式也不是普通夫妻,对彼此都很尊重。

过了半个多时辰,王陵之有些坐不住了,想找唐寅询问,朱山连连劝说:“……别着急啊,大人说了听唐先生的,你怎么那么沉不住气呢?”

这话唐寅无意中听到,心里纳闷儿:“这是正常的上级和下级相处的模式吗?声名赫赫的小王将军,对这个田山的敬重未免太过了吧?难道他们是朋友?就算是朋友,也该分出尊卑贵贱才是。”

唐寅还在想心事,突然北方的天空中窜起一朵红色的焰火,“轰”地一声炸开,无比璀璨夺目。

紧接着,南方的天空也被绚烂的红色焰火点亮。

唐寅果断地一挥手:“时间到了,可以放火了!”

“是。”

朱山领命而去,很快一场山火,便以山顶为中心,顺着两翼的山脊蔓延开来,刚开始只有两三里宽度,但劲吹的西风迅速推波助澜,迅速向东边扩散开去,很快火场便扩大到四里、五里,一时间整座山都在燃烧。

放火部队迅速往西边山下撤退,由于风向的缘故,西边没有受这场大火影响,不过那些处于下风口的叛军就遭殃了,毕竟火势蔓延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烟尘的传播速度,很快叛军藏身的山谷就被黑烟笼罩。

唐寅下到山谷后,骑上一直蒙着口鼻的战马,抬头看着东方天空被山火映红,打从心底里佩服沈溪的临机应变能力。

“小王将军,前线战事有胡嵩跃他们支应,你不用太担心。”

回去的路上,唐寅见王陵之闷闷不乐,不由打马上前劝说一句。

王陵之没有回话,与王陵之并驾齐驱的朱山则笑呵呵地回道:“唐先生放心,他没事。”

这种解释越发让唐寅觉得王陵之跟朱山关系不一般,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又很茫然,因为他实在想不到那五大三粗而且嗓子浑厚的人居然是个女子,还是王陵之的结发妻子。

唐寅没多想,回去时一行没有绕路,直接返回刁河北岸的营地,此时沈溪已不在营中,进入营门,唐寅翻身下马,又是马九前来迎接。

“九哥!”

“九哥!”

王陵之和朱山都恭敬地向马九行礼,宛若弟弟妹妹见到兄长。

马九点头道:“大人正带兵前去平乱,暂时没回来,你们先去休息,要防备贼寇偷袭营地。”

“知道了。”

朱山很高兴,虽然这次她没做太多事,却是第一次上战场历练,显得很兴奋。

一身力气没处宣泄的王陵之却不甘心留在营地守家,朱山瞪了他一眼,随后硬拉着一起往属于两口子的帐篷去了。

马九看着小夫妻二人的背影,摇头笑了笑。

唐寅有些诧异,试探地问道:“马将军,那位……田山将军,是何人?”

马九一怔,随即好奇地问道:“相处大半日,唐先生尚不知吗?”

唐寅稍微一愣,不解地反问:“我该知道什么?难道这位田山将军也是哪位勋贵之后,在朝中有不一样的显赫地位?”

马九不想回答唐寅这个问题,避而不谈:“我家大人既未跟唐先生说,想来有原因,还是等大人回来亲自跟您解释吧。”

“故弄玄虚。”

唐寅抱怨一句,不过心中对王陵之和田山二人的好奇心更甚,迫不及待想找沈溪问个清楚明白。

《寒门状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屋檐下读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屋檐下读书!

喜欢寒门状元请大家收藏:(www.wyxds.com)寒门状元屋檐下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 寒门状元txt下载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屋檐下读书

猜你喜欢: 大明都督盛唐高歌龙牙特种兵王扛着AK闯大明穿越之大宋小地主帝国吃相明末之虎权倾南北重生世子爷唐朝好岳父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大汉昭烈帝帝国再起抗日之超级壮丁大周昏君大隋秦王我是一个原始人崇祯八年替天行盗唐残绝地求生之魔王系统大宋猛虎秦吏大明开荒团战场合同工新特工学生
完本推荐: 一剑霜寒全文阅读第一神豪全文阅读算命大师是学霸全文阅读时间都知道全文阅读道医全文阅读超级透视眼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占个山头当大王全文阅读请做个好人全文阅读总裁在上全文阅读倩影圣手全文阅读美剧世界大冒险全文阅读创世十二乐章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365bet提款问题_365bet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bet 收不到验证寻美记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王妃又下毒了全文阅读重生学霸女神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仙魔同修兵王之王惊雷老子就是大魔王透视兵王在365bet提款问题_365bet怎么看比赛赔率_365bet 收不到验证召唤梦魇至尊重生老子是阎王王的女人谁敢动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我的强势女总裁纯阳剑尊修真狂少修罗天帝无限气运主宰剑主八荒权倾南北天命修罗三国第一军师最强狂兵我真是学神弃少归来诸界末日在线我有一座监狱仙子请自重修仙归来的神农韩娱之透视未来神级透视我从凡间来还是地球人狠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寒门状元txt下载手机版 - 天子的全部小说 - 寒门状元 屋檐下读书移动版 - 屋檐下读书手机站